您的位置:首页 > 焦点 >

喝醉酒后也会面瘫(口眼歪斜),还留下了面瘫后遗症-在上海佐襄看好的

喝醉酒后也会面瘫(口眼歪斜),还留下了面瘫后遗症-在上海佐襄看好的

小孩也能面瘫?老人面瘫了?嘴歪、眼流泪就是面瘫的征兆吗?面瘫、面肌痉挛、面瘫后遗症、颈肩腰腿疼痛—请找上海佐襄!

我姓高,今年29岁,大家都叫我小高吧。以前我是个爱喝酒的人,一周至少四五天都会醉倒在饭店里的,老婆因此事和我吵了无数次。最严重的那次,她把结婚证撕了,然后拿着行李直接回了娘家。经过我的再三保证,一定要戒酒后,她才回来。可是都喝了那么多年酒了,不是说戒酒就能戒掉的!于是,有一晚,我偷偷地跑出去喝酒,这一喝,让我后悔不已。

那天,我已经醉得摸不着北了,回家的时候,走路都是歪歪扭扭的。早上醒来时,我才发现自己躺在家附近的马路边睡了一晚上,于是,我站起身来往家走。刚开开家门,就看到老婆站在客厅那,眼神犀利地盯着我:“你昨晚去哪了?怎么一夜没有回来?一身酒味,你又跑去喝酒了吗?你还记得你之前怎么答应我的、怎么向我保证的?!”

“额,就喝了一点,没多少,嘻嘻。”我嬉皮笑脸地说,试图蒙混过关。

“哼,说你呢,居然还敢给我办鬼脸。你歪嘴歪眼地看我,到底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没有办鬼脸…….”

“还说没有!”老婆把我拉进了洗漱间,生气地说:“你自己看看。”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嘴歪,合不拢,眉毛下垂;我尝试闭眼,可是眼皮怎么都不能完全闭上,我这是怎么了?我又尝试了好几次,可是面部肌肉不受我的控制,还是这个样子。

“老婆,我没有给你做鬼脸,我的脸都不受控制了。”我歪斜地看着她,显得很怪异。

她伸手摸摸我的脸,可我的脸并没有恢复。“她赶紧带着我去医院看看!”

没一会儿,老婆带着我来到当地的医院看了五官科、神经内科,医生都说是小问题,给我开了点维生素B1、B6、甲钴胺之内的药,就回家了。可是药吃完了,我的脸还是没见好转。我只能靠自己了!我到处问朋友,哪里能治疗这个面瘫。但凡是在治疗面瘫方面有点名气的医院,我都去了,都跑了十几家医院了。几个月下来,药是吃了,针灸也试过了,但是就是没有疗效。这么折腾,我不仅没有痊愈,还把工作也耽搁了,就连我家的积蓄都差不多花光了。

我突然觉得心灰意冷,对未来没有了希望。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一个人哪里也不愿意去、不愿意见任何人,想死的心都有!当时的心情,真的是特别的悲观!老婆总是安慰我说:“没关系,总会治好的。若真是治不好,我也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听到老婆这样对我说,我扑通跪倒老婆面前:“老婆,对不起!我不应该偷偷喝酒,不该不听你的话,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。”一想到这样的我会拖累到她的时候,我的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。她没说话,笑着看我,就像我们当初刚认识时一样,笑得那么温暖,让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我不怎么敢出来见人,因为我怕吓到大家。只要出门,我都要戴口罩和墨镜。有一天,老婆和一朋友闲聊时说起我这事儿,朋友热心地说:“你要不带你家小高,去上海佐襄那里试试吧。听说,颛桥都市路某某的父亲面瘫了30多年,都被上海佐襄给看的恢复了90%多 。”

老婆在朋友那记下上海佐襄的地址及电话后(上海市闵行区莘庄镇七莘路200号8幢 上海佐襄 电话:1356404 7268),急匆匆地就跑回家,拉着我就往外跑。我其实没报什么希望了,都快三年了,跑这么多家医院都没办法,一家佐襄就有办法看好我的面瘫?!况且我这是面瘫后遗症,不是刚刚开始的面瘫,我还是不相信,半信半疑的到了佐襄(上海)的门口,我迟疑地站住了,老婆看着我,拉拉我的手,“别怕,进去吧。”

我随老婆一起进去,见到了熊主任。熊主任听我把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说了后,她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

“熊主任,我还有希望看好吗?”我内心矛盾着,既希望听到肯定的回答,却又不相信我这得了那么多年的面瘫能痊愈。

“像你这个情况吧,只要你配合我的康复方案,平时按时休息,看好的几率还是很大的。”熊主任看了看我,然后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。我转头看看老婆,她看起来很开心,我虽然还是有些许怀疑,但是我不愿老婆失望,所以我还是接受了康复。

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里,我每天都严格按照熊主任的嘱咐,按时到上海佐襄接受康复。身为一个大男人,挺不好意思说的,我很怕打针。所以康复前我还特地问了熊主任,需不需要打针的。她笑笑说不用,我也只能跟着不好意思笑笑。

康复的过程很顺利,我真的没有打过针。熊主任用中药穴位渗透+中药贴贴敷的方式,为我康复。整个过程一点也不痛苦,还不影响我上班,每次康复的时间只要半小时到1个小时!我看还有好多老人及小孩、老板、小姑娘、小伙子面瘫、面肌痉挛、颈肩腰腿疼的,也在这里康复的!

他们先是把祖传药方中的48味中药熬制好,再把浓缩的精华药汁放在中药罐里面。在加热中药罐后,让它吸附在我的脸上。这过程大概15-30分钟,我感觉脸很热,感觉面部血液流通的比平时要快,觉得挺舒服的。

不过一想到熊主任说,让药渗透到皮肤里面,通过通络活血化瘀修复的方式,这样恢复的要快些,我就特别开心。拔了中药罐后,熊主任直接为我贴上中药贴。一次中药贴贴4天或5天,到下一次要换药的头一天晚上把中药贴接下来……

三个月后,我摘掉了口罩和墨镜,终于能以真面目见人了。我的自信心都回来了,就连走路都昂首挺胸。想不到这困扰我好几年的面瘫,真的就让一家不起眼的佐襄给看好了。我和老婆还特意买了一面锦旗送给熊主任,感谢她的“妙手回春”。

地址:上海市闵行区莘庄镇七莘路200号8幢(莘庄龙之梦往北200米)

电话:021-5106 1586  手机:135 6404 7268